漢文讀經是仰師父的另一強項,經文的字看起來雖然一樣,但是讀法各有學問。因此從常住師父、清修士、志工,都來向仰師父學漢文讀經,但是仰師父卻說:「我不是要教,我也要學;我不是專程教,我是專程學。」對他而言,無論是一人、兩人、十人來讀經,他都沒差,都可以學。即使晚年身體不適,坐輪椅剝印加果,他也邊讀邊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