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到臺北分會去值夜,慈誠隊去值夜,隔天早上在用餐之前,要先去拿報紙,剛好就坐在 上人的旁邊, 上人說你們要多吃一點!我就看 上人大概吃了兩三湯匙,他就吃飽了,然後還叫我們吃多一點。我想說你做那麼多,吃這麼少,還叫我們吃多一點! 上人用完餐之後他就在翻閱報紙,我就想說天下這麼多事情,都跟你有關嗎?所以那時候就覺得說 上人好偉大,好像天下的事都跟他有關,就很感動。

當早期營隊都是在精舍辦,我那時候是課務,就是有規劃 上人要來圓緣的動線,原來規劃是 上人可能會從前面走,沒有想到 上人提早到!而且他還特別從後門這邊走進來,所以其實當時是很亂,但是 上人已經看到我們慌亂的樣子,他就開口跟我們講說,放心啦,有及格 60分!我們就覺得說 上人好慈悲!其實真的很亂!但是 上人沒有跟你講說你們很亂,他就說有及格,但是60分你要自己會想,60分就是我們有很大的改善空間,所以 上人這種教弟子的方法,非常的特殊,尤其以我是一個老師來講,我覺得說我要去向 上人學習,如何去用這種善言巧語來教導學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