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今年1月調查600位20歲左右年輕人的煩惱,前三名依序為「往後的未來」(46.3%)、「金錢的事」(45.7%)、「工作就職」(44.5%)。這樣的焦慮也普遍出現在整個年輕世代。

熱青年的大哉問:關於計較??!為何他做的少?我做的多?

小火車 蕭宇辰:「因為我們就是在勞作嘛,所以對於工作這件事情,有人做比較多,有人做比較少,大家就會有比較的心態,修行過程會不會遇到類似的事情?怎麼自處?」

德傑師父:「其實 上人教我們的,多做多得,我們比較強調的是,自己要發心,不是強制性。因為這裡是我們身心的依止處,這就是我們的家,家裡面的事情,我們都一起來承擔。

熱青年的大哉問:關於換工作??!一直做同一件事,不會膩嗎?該怎麼辦?

小黑 李昀庭:「師父們做的就是出家修行的生活,久了會不會很膩啊?因為就像工作,我同一份做久了,就想要有一些新的挑戰。或是工作到有點煩悶之類的心情,要怎麼排解?」

德諦師父:「追求多樣工作,它其實還是外相,最重要還是回到你的心。舉我自己的例子來說,曾經我在煎豆腐,不是煎一塊,是煎兩百多塊,我講一個年輕人比較會講的話,就是煎到後來覺得有點厭世,哈~

我必須誠實面對:我身體很累,更難過的是,我覺得我心也累了。當下我就覺得,我一定要去聽 上人開示,因為我在想說,我為什麼而來?

上人說,全球慈濟人在每個國家、還有在臺灣每個地方付出,為眾生付出,我們精舍師父沒有辦法走在第一線,但是我們就是照顧這群慈濟人。我忘了我的初發心,所以找回來那個初發心之後,我隔天做得很歡喜,是因為我每煎一塊豆腐,都是跟每個人結一個很好的緣,而且我是照顧到他們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