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進大寮了!

那時候對我來說,真的是太緊張也太刺激了。那時候的我覺得說,在家裡三、五個人我根本就煮不出來,何況來到這邊,我要煮三、五百個人要吃的,所以那時候我是緊張到,一個月前我就睡不著覺…師父看我沒有精神,看到我就說,你怎麼了,我說,師父我要進大寮了,我都緊張的睡不著覺怎麼辦,師父就問我,你哪時候要進大寮啊,我說還有一個月,他說還有一個月,你現在就緊張的睡不著覺,那等輪到你,你不就倒下去了嗎,不用緊張,他說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煮,還有兩位師父會陪著你啊,那時候才安下了我的心。

剛開始在學習的時候,真的是非常的開心,因為師父很慈悲,他會慢慢的教導我怎麼樣的煮,然後我就漸漸的,自己就慢慢學習這樣子煮,煮著煮著,有一次有一個榮董的營隊,再加上我們自己的人,總共有八百多人用餐,沒有想到,我們就把它煮出來了,那時候是因為我在開菜單,我自己也覺得開得非常地滿意,我就打電話跟爸爸說,因為平常都是爸爸媽媽煮給我們吃,我說這是難得有可以回報的機會,我說爸爸你要不要來吃我們煮得飯菜,然後我又擔心他不來,我還寄車錢回去,但爸爸那一次因為感冒沒有辦法來,我說沒有關係,如果說下一次我有回俗家的因緣,我再照這樣的菜色煮給你吃。沒有想到一次很好的因緣,剛好就有一次也是回俗家,我就照這樣的菜單,就這樣子再煮了一遍,煮出來之後,我爸爸他就左看看右看看,他說這個用感情下去煮得,大家吃完後就很高興,我們還有剩一些菜,我妹妹說她要帶便當,我說你為什麼要帶便當呢,因為她是不吃素食的人,她說,這個飯菜很好吃,我明天我要去公司,我要當我的中餐吃,妹妹還笑我說,你為什麼進步那麼多呢?

記得我們有一次過年的時候,媽媽說要回南部,我們不回去,結果在臺北餐廳也沒有開,你說要煮米粉給我們吃,結果那個米粉煮出來,因為我不知道說,米粉要先浸過水之後才能下去炒,我就直接乾乾的就下去炒,結果就炒的就燒焦了這樣子,然後沒想到說以前跟現在,竟然進步那麼多這樣子,對,我就看到妹妹不願意吃素食,然後竟然還願意說,把它當為明天的中午的便當菜,我就知道說我成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