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在娘家,娘家的人都說我是一個富婆!因為我很會賺錢,因為技術很好!我不結婚還好,我結婚下去真的好苦好苦,孩子也生了,正好我的母雞(資深師姊)她就說,我看你錢賺很多,你這麼苦,不然我帶你來認識一位師父,你要快一點?還是慢一點?快一點要問神問佛的,那個馬上問馬上跟你講,過去的講得很清楚很準,我就信他了,三兩天就去問,就要用符給他(先生)吃,為了這個婚姻搞得不好,就開始迷上這些問神卜卦這樣!

現在回憶起來也是滿價值的,讓我這樣繞一圈這麼大圈,我那個母雞(資深師姊)她就說,不然我帶你去慢一點的,慢一點的就是花蓮有一位師父很慈悲,他在辦慈善在救人,你要去嗎?我說那是佛教我是天主教,她說救人有分宗教嗎?我想想說對 救人不分宗教,好,我就跟了,以我們家三個人,樣一個月給他繳了三百塊。因為當初我生意很好,三百塊對我來講不算什麼,這麼一繳,繳一繳就覺得說心裡很踏實,結果她就說要不要去見見我們這個法師?他很慈悲,他很偉大,一個出家人不會賺錢,說要蓋醫院。

那個時候師父要蓋醫院,就到西部這裡來,每一個地方都去給他宣揚,他要蓋醫院要救人,當我們 上人來到高雄,她帶我去我們資深的家,我看到 上人坐在中間,師父那時候瘦瘦的有心臟病,我跟我那位資深的說,這個師父那麼瘦弱,怎麼有辦法讓我得到什麼法?結果沒有想到我坐下去,那個時候委員也不多,師父就在回答這些委員的問題,夫妻的問題、婆媳之間,還有經濟問題,還有子女的問題,聽一聽好像跟我想像中的佛教不一樣,我就對 上人很好奇,我就開始把我們家,我先生怎麼壞怎麼壞,把我們家的垃圾一直倒給他聽,開始聽師父在為這一些委員解答,他們的家庭問題,我打出娘胎沒有聽過這麼好的智慧!我就一直的聽聽聽,聽到最後不知不覺,我就被 上人攝受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