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次我記得在精舍的時候,訪問了高雄的林永祥師兄。第二天 上人問我說,你昨天訪問了誰?我說訪問了林永祥師兄,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下筆,因為他跟我講的都是他過去一些荒唐事!他怎麼喝酒,怎麼去賭博,特別是很愛賭博,出了很多很多的狀況這樣! 上人就問說他出了什麼事?我就說他警察來抓的時候,他們就跑到那個賭場的後院,看到一堵牆很高就跳過去了,第二天再回來看,他說:我怎麼有輕功呢?這麼高的牆我怎麼跳過去啊?那 上人就在笑!

我說還有一次更離譜的,就是他們是在二樓,警察來的時候,他們就跳到窗戶外面,然後就跑到隔壁的房間,那是人家夫妻的房間,人家以為他是強盜或是小偷,然後跟他們講說,不是啦,我是在賭博被警察追啦!我請示上人說這些東西都好寫嗎?很負面!  上人說這是他過去,現在壞習氣都改掉了,他現在已經是人間菩薩了,這是一個強烈的對比,所以一定要寫出來!

還有一次我寫慈青籃球隊,他們打籃球,我寫他們大戰三百回合,結果 上人看了以後,他說什麼叫做大戰三百回合呢?我說就是比賽! 上人說比賽就比賽,為什麼是大戰呢?他說看起來怵目驚心!會讓人很害怕!

我後來知道,  上人 他是一個很清淨的人,他不喜歡那些污濁的或是有暴力的那種字眼,所以此後我覺得不管我們講話或者是寫文章、遣詞用字、一字一句都是要很溫和的、很輕柔的,一些比較強烈的字眼,我們最好不要用!所以 上人是我的寫作的指導恩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