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庭有一些煩惱,就是婆媳之間、妯娌之間的一些人我是非的煩惱,我才30出頭,就身心都病了,我可能也活不到40歲。

那時候心情最不好的時候,遇到一位在家居士,接我去佛堂共修,在佛堂當中共修,就是臺北的老二師姊臺北在那邊,我們在至蓮精舍那邊共修的時候,每次都是法喜充滿,聽法師講經或居士說法就法喜充滿。有一次就跟我說,現在師父在吉林路講經,你要不要去聽?我已經參加那個老二師姊的會員,那我姊姊,我也邀她來參加會員,我也跟我姊姊講師父在吉林路,我姊姊說你不要再迷了,你師兄說,你有學就好,你要再去,就差不多要出家了……

那一次我姊姊沒有去,那我去聽,聽回來的時候,我講給我姊姊聽,我姊姊聽了以後,沒多久,她直接親自去花蓮,回來以後她說, 上人再來臺北的時候,你要跟我講。
上人要來的時候就跟姊姊講,姊姊跟我去聽,她也很感動,我也很感動,然後她回來的時候她說,我們來做委員好不好,那時候其實我先生在反對,我實在不太敢,那我姊姊這麼一說,我給她護持,她說明天來募款,下個月我們請老二師姊,帶我們去見 上人,老二師姊就帶我們去見上人,說我們兩個姊妹發願要當委員,因為我姊姊說我們跟老二師姊說,叫她跟師父說我們要做委員,我們就去見 上人,那時候 上人點了說好,上人就同意,民國74年拿到那個本子。
那一年剛好有廣欽老和尚在高雄受戒,我就跟我媽媽去高雄去受戒,回來的時候剛好我們在冬令發放,我就去跟 上人講說,師父 我去受菩薩戒,師父怎麼說?師父說好,你要記得你要是沒做菩薩,你就犯戒,那個戒我就是給我很深的戒,如果人家需要我什麼,我都不敢說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