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時可能我比較年輕,大概30幾歲就當委員,社區的師兄師姊就叫我當三合一,我也不知道什麼叫三合一,然後就是有,在歲末祝福寫文稿。學三合一,我覺得滿快樂的,而且你在做三合一的話,你比較可以跟 上人的法,接觸得更貼切,因為你有時候寫文稿的話,要去用 上人的法,接觸比較頻繁,就覺得做三合一真的滿好的,就很有興趣。

當你在訪問另外一個人的故事,你是可以走入他的生命過程,你會覺得就是像 上人講的,人人是一部大藏經,走入他們的經藏裡面去,你就會很享受,每一個人都是這樣子,他的人生都很不同。

我在做慈濟的時候,其實我做了兩三年之後,就覺得為什麼那個師兄師姊,他們做了2、30年,還說他們要做慈濟做到最後,生生世世要跟 上人。我就有一個疑問說,為什麼他們可以做那麼久,分享起來就是20年、30年,而且還要生生世世跟 上人做慈濟。我想說有什麼讓他們覺得,可以這樣持續這個心願?可以讓他們覺得做慈濟事,是要永遠做的事情?幾年後 我發現到這個答案,我自己找到答案:你付出之後,你第一個受益的是自己。

當你在付出,像你去助念,其實你可以體悟到。像我每次都想說,我們30幾歲去殯儀館,也是第一次,當然是會害怕,因為那時候,就是你的至親都沒有發生這種事情,所以其實小時候,長輩給我們灌輸的觀念,都還存在,就是說會被煞到會什麼,就是邊助念邊會覺得很害怕,資深的師姊分享說,其實我們就帶一顆祝福的心,我覺得他應該會是很感恩,就是這樣轉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