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期看個案,看完個案都要帶著個案,回到花蓮去報告,我們也在臺中開過會了,幾件通過幾件是不通過,然後大家決議好了,共識了以後,然後再坐火車坐七個小時回去花蓮,然後再跟 上人報告說,我們有幾件通過,那幾件大家決議就不通過了,開始做慈濟的時候,我家的師兄很擔心,因為在西部這邊,早期慈濟還不是很普遍,所以他很擔心說,我要去做得這個團體,到底是好還是不好,他怕我被騙了,所以他自己主動跟我說,他要跟我一起回去看看,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團體,所以我們就一起去了。

然後我們到精舍才發現說,我以前跑的道場,都非常大然後非常莊嚴,這個精舍好像就滿小的,可是非常樸實,我跟師兄到那邊去了以後,待了一個晚上,隔天我們兩個第一次到精舍,走過來走過去也不知道要幫助什麼,因為那種聯誼會,大概都要到點各地來了以後才開始報告,用完早齋以後,我們兩個就無所事事,在那邊晃來晃去,精舍的師父看到我們兩個走來走去,就問我們說,我們兩個是不是可以來幫忙,謄那種感恩戶(資料),因為年底到了,新年度開始就要謄稿,那一謄我們才發現,原來真正慈濟在做的,就是非常務實的工作,是真的非常有那種,需要經濟幫忙的一些,很辛苦很苦難的人。

師兄也因為這樣謄稿的過程當中,才了解到,因為那時候是全省的稿一起謄,謄的過程都知道說,這一家我們為什麼要幫助,所以師兄那一次以後,他真的了解原來是慈濟是一個,相當務實在做這種幫助人的工作,然後後來我們謄完以後,換到 上人,上人非常親切的說你們回來這裡,感覺如何,師兄就跟他講,師父我們剛剛有寫那個稿很感動,他就跟 上人分享,他謄那些稿的過程相當的感動,然後 上人就點點頭,那一次以後,師兄就很放心的把我交給慈濟了,這是這樣的一段因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