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進慈濟以前,我是我執我慢都比較重的人,所以都會覺得自己是對的,別人是不好的!我記得好像在一九九四年,我們就開始要籌備靜思生活營,籌備了好久了,我記得師父們,還請定彬師兄來陪伴我們,教我們怎麼做課務,花好多好多時間,我記得是最後一關,就是最後一次的沙盤了,我們就跟所有的隊輔一起到了花蓮到了精舍,剛好用餐前 上人有點時間,就接見我們,聽我們聊聊,然後 上人就說:我上禮拜有某一個營隊,聽說有一節課,大家聽了很感動,叫做片瓦滴血 上人心,是林副總的課,你們有排嗎?我一聽慘了!沒有!

上人說,看看這樣,然後就敲板用餐,用完餐以後呢,我請大家到那時候的新講堂那邊,就跟大家講說:拜託拜託,不能再調動了!所有的講師都邀請好了!然後我們排課程都有一定的邏輯,我那時候是用盡心思在拜託大家不要動了,我在裡面講得口沫橫飛的時候, 上人就走進了新講堂的後面,我心裡想說完了完了,然後 上人就緩緩的走到前面說:怎麼樣?可以調整嗎?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