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勝勝師姊,我們是同學,她跟我介紹說 上人在花蓮要蓋一個醫院,那是我們的佛教的第一個醫院。那時候錦花師姊告訴她說, 上人要來那個濟南路,那時候濟南路只是一個李師姊的一個給 上人落腳的地方。

那我們就去的時候看到 上人,上人就瘦瘦的,我們感覺到說很慈悲,我們就跟我婆婆一起,就看到 上人, 上人就說,你們可以來參加慈濟,而且我記得我婆婆還告訴 上人說:上人我的媳婦會開車,以後你來臺北的時候,你可以請她開車。所以後來我有幫 上人開過,來臺北的時候開過車。

我記得就是說,那時候有陳清波師兄,他在吉林路他的講堂,上人就為了蓋醫院,他就要講藥師經,那我記得說我第一次去聽 上人講的時候,他就說你們有錢出錢、有力出力。我沒有錢又沒有力,但是我只能出一條命,我在下面,我跟 上人說,上人我可以出錢,我也可以出力,出命不可能,但是一路走來,在慈濟裡面就濟貧教富。上人就說,你如果了解慈濟的話,一個人介紹一個,所以我們那時候也是,就是跟人家介紹慈濟有多好。

那當然在這個過程中,上人就會跟我們開示,我們就很高興,但是未來要辦活動的這個中間,我負責慈濟的人醫會,裡面的委員我都認識,所以後來我轉換到辦活動的時候,我就可以認識很多人。覺得說我第一次辦活動的時候就很順,哪一個師姊可以功能,就很好的利用,但是後來就是因為, 上人的有錢出錢、有力出力,我只能出一條命。我是覺得說出錢出力都很簡單,但是出命是不可能。但是在辦年的時候,辦這個活動的時候,真的累得半死。我晚上睡覺的時候,還告訴 上人,上人我已經快出半條命了,真的那次的活動實在非常的累,我更體會到 上人那分,要帶領我們那分悲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