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二一那年剛從部隊退伍,我擔任一個佛教團體,在災區「安心服務站」的職工,負責安排志工訪視災民,當時竹山鎮公所全倒,學校、公家機關所提供的名冊,就成為所有慈善團體訪查的依據,因此,往往一戶人家多個團體前往訪查,因此,造成災區的民怨,也促使災民的比較、計較心理。有一次,我從鹿谷訪查回來,沿途發現滿山滿谷礦泉水、衛生紙、泡麵…心想:「佛教所講的慈悲,其真實的意義為何?」

後來,在災區,我看到藍天白雲的隊伍,服裝整齊,執行各項救災工作都很有紀律,社區裡有組隊、有志工、有名冊、有社工、更有組織以及精神與理念,救災的效率極高;

這不就是佛法所說的「慈悲喜捨」嗎?這才是佛陀真正的救世化世的根本,於是,我找到了!我參加了這個團體!去感受慈濟的大愛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