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時候我們沒有薰法香,然後也讀書會都沒幾個人, 上人在開示真正很道氣十足的也沒那麼多,上人就想了一個方式,讓大家來懺悔。那一年就有了水懺,有了水懺就開始讀書會,然後大家開始懺悔,很多做葷食行業的,看到經文,就由葷轉素,然後就有了水懺,水懺一結束, 上人就馬上要大家靈山法會,一起來薰法香,因為時機成熟。然後有了薰法香以後,上人就開始法海不枯竭,就說法海要不斷不斷,所以我們現在歲末祝福就有了法海,現在竟然連大愛臺,他都可以八正道就這樣背下來。

我就覺得從早期這樣六個人不敢,然後 上人說這就是我要的,一路這樣一直下來,其實 上人心中自有一把尺,他如何去調整他的腳步,其實 上人跟我之間的對話都不多,都是一個字或者一句話,端看我們弟子要不要把它重重的聽進去。

我很開心的是,其實我什麼都不會,我在還沒有入慈濟之前,我是很會賺錢,可是我是自閉症非常嚴重的,我的自信心來自哪裡?不是來自我會做生意,因為我本來就是生意世家。我覺得這些自信,或者我人生的亮麗點,都是在慈濟這樣慢慢去學到的,所以我就覺得像以前我也是一個黑就黑白就白,很有正義感,我每次跟 上人告狀,上人說你跟他結好緣,你不要一天到晚什麼,我說 上人你不知道,你知道他有多可惡嗎?他怎樣怎樣,我都會這樣。

上人聽完我講這個人有多壞,就問說他有優點嗎?我說至少每次跟他發脾氣,他好像也不會怎樣, 上人說還有嗎?還有優點嗎?我說他滿好配合的,上人說還有嗎?就講到最後, 上人說你看他優點這麼多。我每次訴苦到最後,我都好吧好吧就這樣,所以我就覺得說,其實 上人的開示我們是認真聽,可是 上人的身教,我們只要這樣很細膩的去觀看,其實這種師徒之間不會是只有你隨師的人才看得到,只要你很細膩地觀察,為什麼 上人今天薰法香講到這一段,他為什麼眉飛色舞,講得這麼有精神,為什麼 上人今天這麼沒精神,其實只要我們細膩一點,每個人心中都有師徒之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