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精舍是1995年,我們在精舍新講堂,那個時候辦了一個第一屆教師幹部研習營,其實我之前只要有空的話,我一定會回到花蓮來,那時候我就時常跟我媽媽說,我要回花蓮,事實上我已經在暗中在佈局說,我以後要走這條路,只是那時候心裡一直覺得說, 上人講的行善行孝不能等,我一定要等媽媽百年以後,我才會走上這條路,可是就在那一次的營隊裡面,我不曉得為什麼那一次,每一堂課就讓我很感動,那一天就 上人的開示裡面,我突然腦筋閃過說,萬一當初 上人還是跟我一樣,有這樣的想法,等到師媽往生了以後,才要走出家修行路線,那就沒有今天的我們,也沒有今天的慈濟世界,所以說我那時候就毅然決然的說,好,那我要回去!

回到精舍, 我覺得最快樂就是到菜園去…,我們會輪到有一輪值,叫做洗菜,我會形容那一輪值叫做遊山玩水,為什麼叫做遊山玩水?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