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人就是佛法非常生活化,常常舉身邊的例子。因為佛法甚深微妙的道理,不是我們凡夫能夠從經文直接就可以去體會到,這必須要透過一個好的老師,像 上人,就是我們最好的一個老師。

他用很淺顯的方式,讓我們懂得佛陀甚深微妙法,好多次 上人就舉例說他面前的小盆栽,有一次他說,像我面前這一棵樹,它因為盆栽很小,所以能夠生長的範圍,也侷限得很小,如果這棵樹是在外面的土地上,它就可以長成一棵榕樹。在那一次的晨語當中,我就深深體會到, 上人常常在替這些樹惋惜,我覺得其實也在替我們感到惋惜,就是我們人人本具真如本性,可是我們被這些無明煩惱所遮蔽住,所以我們的心量變得很小。

就像 上人也常常提到,我們莫三比克的菩薩們,他們的心量就非常開闊,有一年的浴佛節,他們就很簡單,一條繩子、一根棍子,就畫出三千大千世界,他們在這當中繞佛繞法,這一個過程就像過去佛陀時代,他說法就是在大自然底下,他們這一個就是跟天地共生息的方式,來表達對於天地的尊敬。還有南非的黑菩薩也一樣,他們要做法親關懷,剛好在路上車子拋錨了,因為他們是坦蕩蕩,所以就如心經講的「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」,他們那一次就是直接在樹下一宿,鋪著一條地毯,直接就找一棵樹,就在那邊做修行。 上人最近的經文講到「雖近不見」,其實很近的,在身邊的弟子,心量是否如此的寬大,那是否能夠跟我們遠地的菩薩一樣?

就像槓桿原理一樣,如果我們的善根很深厚,其實一點就通,就像曾經 上人常常講「一理通,萬理徹」,就像我們的非洲黑菩薩,包含現在這些墨西哥的這些菩薩們,當地的志工,他們聽不懂 上人的話,可是他們懂 上人的精神理念,所以這也又再一次證實,我們真如本性人人存在,沒有人間,有時間、空間、人與人之間,這樣子的障礙,只要我們願意把心門打開,佛法自然就現前。

我們每天薰法香,當我們一旦法入心的時候,煩惱一生起,我們就能夠找到最適合的法,來對治我們的煩惱,所以這個也是像前幾天 上人晨語講到「無我」。早期我們精舍地方很小, 上人他們無論是辦公或者是休息的地方,還有很多的一些事項的一些處理,其實是在我們的大殿,所以我們大殿有很多 上人智慧的巧思,包含可以拉出來的桌椅,跟收納的一個地方,我覺得這一個事實上就像 上人常常講的奈米良能,如果我們人人都能夠縮小,沒有你我他,事實上很小的空間,它就可以發揮很大的空間的運用。所以 上人常常告訴我們弟子,也教導弟子說,一定要合和互協,唯有合和互協,很多事情就能夠眾志成城。

那這一點是我自己一定常常反省的地方,就是我們的「我」都太大,會認為我的想法是最好,我想透過 上人這樣子不斷地教導,這也是我每天必須要反省的功課,一定要縮小自己達到奈米良能。就誠如 上人所提的奈米良能,就是縮到人家眼睛裡看不到你,可是又不能沒有你,我想如果這樣子的話,我們就可以發揮到我們最大的一個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