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精舍因為在不同的環境裡面,有來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師父,因為我們的國家(新加坡)跟台灣的生活習慣其實有很多不同,我們可能比較偏向西方的一種生活習慣,我們也比較可以說是比較自由的,然後來到這裡呢,真的就是很多東西都是要重頭來過,重新學習重新出發,尤其是在語言的溝通方面,因為師父們用台語溝通,而且他們講話都好快,有時候真的是聽不懂,這一路這樣走過來,真的這些資深的師父的教導,然後他們的包容,有耐心的在帶著我!感恩這些資深師父們,從開始那麼辛苦、那麼艱難的時候,就是跟 上人把這個靜思精舍,把這個修行道場,這樣的建立起來,讓我們今天有這樣的一個機會,能夠來到這裡修行!

有時候在語言上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因為我們生活的慣用語不一樣,譬如說瓦斯,我們(新加坡)那裡講煤氣爐!我們每次說要去沖涼了!什麼叫沖涼?我們都是講沖涼,所以每次師父說要去沐浴了,其實我們講沖涼,所以常常人當我們開口說要沖涼,人家就知道我們不是台灣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