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人是對人的心理其實是很了解的,因為我事實上,從來沒有離開過臺中的家,那一下子要到花蓮,不只是我自己可能不能適應,可能家人也會無法調適。所以剛開始,跟 上人答應要來慈濟的時候,上人先叫我留在臺中分會上班,所以我前面一個月是在臺中的,到了十一月,上人才跟我說回花蓮來,所以我其實是真正是十一月,才從臺中到花蓮來工作。

慈濟的捐款,每一筆錢都是要做,在月刊有徵信嘛。那筆數愈來愈多,所以最早,上人要做的是年度的徵信,希望說能夠在農曆年以前,把前一年的每一筆會員的捐款,都能夠電腦化,然後把它做成一個賀卡的方式,然後來徵信。我們剛來的時候,其實什麼都沒有,所以就買了電腦,那也沒有所謂會打電腦的人,就從現成在作帳的同仁裡面,從臺北、臺中、花蓮調了幾位來,然後我就開始,教他們學習中文輸入法。那因為我自己會打的是三角輸入,所以曾經跟我一起學,到現在都還是只會打三角輸入法,有的人不太熟悉的,他們就打中文注音。我們就從一邊學習,中文輸入怎麼打,然後一邊就開始做建檔的工作。

那在七十七年(1988年)整個資料建完,全部的會員是二十二萬多,上人給我們的時間是三個月,可是我們超過了那個時間,超過了三個月的時間,才終於把資料給建完成。因為當大家漸漸熟悉打電腦的時候,我們就是看著時間這樣子太慢了,所以我們就輪流每一整排,坐在電腦前面打,打到累了,敲板了,還不能睡覺,也不敢去睡。就打到眼睛都睜不開了,就在電腦桌下就先躺下去,然後還可以撐的人就繼續,等到他要睡覺的時候,就把已經先睡的人挖起來換,換班這樣子,然後繼續工作。

我印象最深的是,我們把所有資料打完之後,我們全體一起,跑到那個七星潭的海邊去大哭一場。然後大家覺得好像是解脫,我說沒有,這個才是惡夢的開始。

我們一直到會員是一百萬的時候,我心裡一直在想說,好加在好加在,因為當時有來做這麼一件事,不然等到一百萬筆會員資料,你才要開始建檔的時候,不知道要建多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