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第一屆法脈宗門營,食用香積飯,那個完全是我純手工,那時候就是,我能夠做幾臺車的飯我就是累積,你聽過那個螞蟻搬大餅嗎,我每天就是這一臺乾燥機可以做多少乾燥飯,我就是做多少乾燥飯,而且那時候法脈宗門營的那個米呀,是富里米臺梗九號的米,完全我純手工做的,那個粒粒晶瑩剔透,它會讓你感覺它不是飯,它像米耶!

香積飯它要好吃,它的訣竅就是要攪拌,攪拌多一點的時間,它的米飯的裡面的那個米漿,它就會釋放出來,然後你蓋著,蓋著讓它悶到的時間到的時候,你掀蓋了還是再攪拌一下,那這樣的飯就會好吃!

香積飯是什麼?沒有人知道,然後那個包裝也不是現在的包裝!然後我就很錯愕,也很挫敗,但是呢怎麼辦?就只有想到說,既然全省的所有的慈濟家人,都不知道這個怎麼樣去沖泡,它怎麼樣的好用,怎麼樣的方便,尤其是在營隊當中,一次你一兩千人,你就不用整個廚房那麼累,所以就是走上從北到南,我就一直去跟人家講,這個香積飯怎麼去沖泡,然後三個師父拿著三個大皮箱,就坐上火車,就從北到南,到臺北的時候,接我的師姊就跟我說:你們三個人要出國去旅行喔?你們三個人怎麼拿那三個大皮箱!我們說不是啦!三個大皮箱裡面都是香積飯,我們要去跟人家介紹,什麼叫做香積飯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