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20幾歲的時候,全身關節都會痛,經過醫生檢查,確定我得了免疫系統的疾病,有乾燥症、類風濕性關節炎、紅斑性狼瘡。身體痛的時候,你根本沒辦法動,連上廁所的能力都沒有,皮膚癢就抓到全身都爛,只剩下臉可以看,疾病帶來全身性的不舒服,那種苦真的無法形容,可是既然疾病找上我了,還是要面對…。」「面對」,這兩個字,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卻很難,多年來飽受病苦折磨的陳瑋瑋,堅強的學會與病共處的智慧,她是怎麼做到的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