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時候在加護病房外面等待,聽到醫師說:「現在家屬有三個選擇,第一留一口氣回家、第二往生之後送到醫院的往生間,第三做器官捐贈。」當下真的是很煎熬,因為我們有器官捐贈的觀念,所以做選擇不困難,最難的是,我在想我還有日子要過,我要怎麼跨過,那種感覺實在無法言喻,喪禮辦完後,整個心都空掉了,我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出現憂鬱的症狀。親人驟逝,讓周照子陷入人生低谷,為了走出傷痛,她把悲傷化為祝福,重新找到方向,她是如何做到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