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年(1992年),慈濟在開始分配功能組的時候,我被指派承擔訪視組總幹事,因為我真的不喜歡當那個幹部,就想說到底要當多久?所以就去問說兩年!他說兩年一任,所以到那個83年(1994年)的時候, 上人行腳到臺中,我就跪在 上人面前說, 上人 那個我要辭去總幹事,訪視組總幹事。 上人說你為什麼不承擔?我說我個人能力不足,個人的問題,因為也不好說什麼,結果 上人當下就說,你訪視組不做,換做影視組,但是那時候我因為已經有了一任做那個總幹事,能力不好,做的自己不是很那個稱職!所以就不敢再接,就跪在那裡。 上人就問我說:你不承擔?你不是搬來對面嗎?你搬來對面做什麼?那時候現在回想起來很不孝!還跟 上人回說,我要看頭顧尾, 上人就是也沒講話了,然後就也不看我了,就看旁邊了。

然後我就跪在那裡,到後來就是那個朱以德師兄,朱爸爸把我扶起來這樣,現在想一想覺得說,那時候真的很不孝!後來就是沒辦法,就也是承擔影視組,就 (力霸)友聯U2(有線電視)有給我們(時段)每天播新聞,所以就是都要寫那個新聞稿,那個送錄影帶,趕快去寄這個帶子,跟那個紙(文稿)這樣子!沒多久我們的編制又把音控室跟人文三合一,文宣組合併在一起,就變成三合一。其實這一路走來還覺得說,承擔就是成長!然後就是現在如果碰到需要做點基本的音控,或是筆耕、補位拍個照,就是都還稍微知道說從那個地方著手。也是很感恩,年少不懂事,不會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