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幾年前回去精舍的時候,那師父就可能看我,那個心情不是很好,就問我說 你是怎麼了?他說是不是先生有外遇?師父就輕輕的告訴我,你不能怪別人,這個世界是勘忍的世界、是苦的世界,我們要勘得忍,我說這句話我非常的受用,看到人家,很多人都是光鮮亮麗,可是它背後真的隱藏了很多很多的痛苦,所以我慢慢的我就放下了。那我就認真的在做慈濟,走入了醫院,就體悟到生老病死,那些愛別離苦、求不得苦,雖然距離很遠,但心很近。
我早上天天薰法香,就如 上人在我身邊,我每天做早課的時候,我祝福 上人無量壽佛